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导购

旗下栏目: 新车 导购 行情 养护

红塔集团与云南白药股权纠纷案开审 当庭未宣判

来源:未知 作者:赢咖娱乐 人气: 发布时间:2018-10-26
摘要:

“陈发树诉红塔集团关于云南白药股权转让纠纷案”昨日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审。该案因涉资金额高

“陈发树诉红塔集团关于云南白药股权转让纠纷案”昨日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审。该案因涉资金额高达22亿元,被称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内最大股权纠纷案”而备受关注。


历时800天,等待了26个月,在支付了22亿余元的全部交易价款后,并没有得到云南白药股权的陈发树,针对“中烟(云南白药上级公司)是否具有审批权”? “国有资产是否流失? ”提出了质疑。

昨日,福建民营企业家陈发树并未出现在庭上。包括媒体记者在内旁听公众的人数超出预计,云南高院在开庭前临时增加了几排长椅。

庭审很快进入辩论阶段,双方辩论的焦点即中国烟草总公司(下称“中烟”)是否具有此次股权转让的行政否决权力。

2012年1月17日,在陈发树正式起诉云南红塔一个多月后,中烟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由,正式否决了“云南白药股权转让”。而这一结果自中烟收到该股权转让报批资料至今,陈发树等了788天。

对此,陈发树的辩护律师王卫国提出,股权转让协议中已明确规定,股份转让事宜在协议生效后尚需获得有权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批准同意后方能实施。按照财政部2004年发布的 《财政部关于烟草行业国有资产管理若干问题的意见》中的规定,中烟所属烟草单位向非烟草单位的产权转让,业主评估值在1亿元以上、多种经营在2亿元以上的,由各单位逐级上报到中烟,由中烟报财政部审批。

陈发树方面认为,此次股权转让中,中烟只有上报的权力,没有否决转让的权力,只有财政部才具有“有权国有资产监督管理机构”资格。

此外,陈发树的辩护律师王卫国强调,中烟与云南红塔等实际是阶梯式100%控股母子公司关系,中烟作为股东身份,无权否决作为独立法人的子公司与他人签订的合法协议。在中烟与国家烟草专卖局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的实际状况下,中烟一方面使用其并不具备的资格否决此次转让,另一方面又在原告向其提交《行政复议申请》时转换身份,以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法规定的复议范围”为由予以拒绝,因此决定将中烟追加为本案第三人,并承担给原告造成损失的责任。

对此,云南红塔的代理律师则指出,在逐级上报时所有有关单位都已经同意了产权转让才需要上报给财政部作出最终审批,若任一级单位不同意转让协议,则不必再上报至财政部。而该案云南红塔的上级单位中烟草否决了产权转让协议,无需再上报财政部。

云南红塔律师认为,按照《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暂行办法》第9条,财政部可以授权所出资企业制定所属企业的国有产权转让管理办法,因此,中国烟草总公司具有否决此次股权转让的权力。

陈发树的辩护律师王卫国认为,中烟批复中不同意的理由是所谓 “防止国有资产流失”,说通俗一点,就是“卖亏了”。这一批复实际上是在主张一种特殊的“新规则”:国有企业卖出股票以后,在实际交割之前,如果发现所卖股票发生增值或者有增值前景,则有权以“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为由随意废除已经生效的交易。

目前,陈发树的诉求是,要求云南红塔承担继续履行合同义务、采取有效补救措施、赔偿原告相关损失等违约责任。

2009年1月4日,中国烟草总公司作出《关于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转让所持云南白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份事宜的批复》(中烟办[2009]9号),同意云南红塔有偿转让持有的云南白药12.32%股份。

云南红塔在随后发出的转让公告中表示,股权转让目的是根据国家烟草局“严控增量,盘活存量,加强管理,提高效益”的方针,以及对烟草行业提出的回归主业的政策要求。

但2012年1月17日,中国烟草总公司正式批复,不同意云南白药股份转让给陈发树的《中烟办[2012]7号》文,“为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防止国有资产流失,不同意本次股份转让。 ”

按照相关规定,国有股东协议转让上市公司股份的价格应当以上市公司股份转让信息公告日前30个交易日的每日加权平均价格算术平均值为基础确定;确需折价的,其最低价格不得低于该算术平均值的90%。计算可得,加权均价约为37.26元/股,9折后约为33.53元/股,也就是说,云南红塔和陈发树最终敲定的交易价格33.54元刚好踩在了最低价格的“红线”上。

昨天,云南白药收盘价为每股61.95元,较之于交易时的33.543元已上涨了逾八成,计算下来这笔股权的总价值已近41亿。

王卫国认为,中烟开启了国企滥用国有资产监管审批程序的恶劣先例,如果他们的行为得到司法判决的承认,会给国内市场发出一个错误的信息,即国企是可以随时可以拿 “国有资产”做掩护任意违约的,这意味着法律不鼓励非国企与国企进行交易。

“同时还会给全世界发出一个错误的信息,即中国的国企享有不遵守市场规则的特权,这意味着发达国家可以轻易地援引我国的司法判决宣布所有从事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的中国国企不是市场主体。无论是哪种情况下,最终受害的是全体国企和国家利益。 ”王卫国如是称。

责任编辑:赢咖娱乐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20 赢咖丨赢咖娱乐丨赢咖平台丨赢咖注册丨赢咖登入丨赢咖龙虎和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陕ICP备09013124号-1  技术支持:织梦58

电脑版 | 移动版